迢迢配镜记

阎磊

一九五三年,父亲正上初一。

在那个只有煤油灯的时代,学习一向刻苦的父亲近视了,即便坐在第一排还是看不清黑板上的字。放暑假前,惜才的语文老师建议他去配副近视眼镜,还特意告诉他只能去济南或青岛配。

回到家后,父亲对爷爷转述了老师的话。之前,做了一辈子农民的爷爷只听说过老花镜,从没听说过近视镜,不过因为父亲成绩优异,爷爷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他配眼镜的请求。我的老家诸城离青岛比较近,再加上青岛有个亲戚,爷爷决定让父亲去青岛配眼镜。临行前一天晚上,爷爷郑重地把借来的五十元钱给了父亲,这笔钱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简直就是一笔巨款。父亲也深知这笔钱的分量有多重,他双手接过钱,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裤子内兜里。

天刚蒙蒙亮,父亲便背着装有煎饼的小包袱离开了家。他独自一人从村子里步行到镇上,从诸城县贾悦镇坐长途汽车去了高密县,又从高密县转火车到了青岛,这也是父亲从小到大第一次坐汽车和火车。从青岛站下车后,节俭的父亲不舍得坐公交车,硬是步行三个多小时,才辗转找到了位于中山路的亲戚家。到亲戚家时,天都已经黑了。如今想来,一个乡下的少年,独自一人从自己居住的小乡村,来到繁华的大青岛配眼镜,该是多么勇敢啊!

第二天一早,热情的亲戚便领着父亲去了一个口碑比较好的眼镜店。店员问了父亲的情况,便安排他先验光。那时验光虽说也用仪器,但程序比现在繁琐许多,而且不时需要人工参与,所以仅验光就用了半天时间,最后店员确定父亲的近视度数为三百。接下来,父亲选了一副最便宜的黑色镜架,交了二十一元的配镜费用,接下来便是在亲戚家等候取眼镜。后续的配镜程序可不像现在这样立等可取,而是得等好几天。一个星期后,父亲才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副眼镜。迫不及待地戴上眼镜,父亲惊喜地发现眼前的世界是那么清晰,那么美好。

告别亲戚,怀揣着剩下的十一块钱,继续坐火车倒汽车,父亲终于戴着眼镜回到家中。村里有了第一个戴眼镜的人,这成了大伙儿的头号新闻,甚至还有不少好奇的人专门去爷爷家看父亲的眼镜。不过,也有人觉得戴眼镜的父亲很另类,有一个长辈觉得父亲戴着眼镜和他说话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,因此十分不满,四处散播父亲的“不懂事”。爷爷只好专门找到这位长辈,特意解释事情的原委,他才不再心存芥蒂。

这副得之不易的眼镜,父亲很是珍惜,从此他更加努力学习。这副眼镜陪伴父亲度过了五年的中学生涯,并伴随着他顺利考上了大学。昨天,八十二岁的父亲还感慨说,他能成为诸城县的第一名大学生,这副眼镜绝对功不可没。

极速1分快3—1分快3注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极速1分快3—1分快3注册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极速1分快3—1分快3注册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极速1分快3—1分快3注册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极速1分快3—1分快3注册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